21岁第一篇杂文

今天杭州天气转凉,穿着短袖出去,寒风吹过,凉飕飕的感觉,外加稀稀拉拉的小雨,感觉进入了秋天。这种天气总让人不禁的去回忆,秋天带着忧伤、美好的回忆。

昨天刚刚过了我21岁的生日,突然之间发现自己需要成熟起来,纠正下自己懒散的生活。918要考一次托福,感觉自己这两个月的准备很浮躁,没能学进去什么实质的东西。并非是我做不到,而是自己没用心,如此下去估计又要去后悔了。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踏实,要努力。
[separator]
一直很想写日志,但是每当写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没啥可写,无痛呻吟下又觉得很幼稚,所以迟迟动不了手。不过这次我找到了切入点,估计可以好好写下自己的想法了。

首先,谈论下公务员的问题,这个畸形的国家出现的变态的现象:成千上万的人去当官。假如我没学过高中或者初中的政治课,我完全可以理解成当代其实就是封建社会。看看清朝的那些电视剧,无论是市井故事还是宫廷内斗,无一和现在的情况非常相似,不知道后人会如何看待我们这个时期。年年年初上北京开两会,好比如是旧时的朝圣,我也不知道我的代表怎么出来的。对于Political的疑问太多,可能是才疏学浅无法明白这个民主的意思吧。

为人民服务是公务员的职责,人民当家做主是我党的政策。这样一来公务员必须听命于人民,换句话说就是人民的”奴隶”,那为何年年还有这么多人争得头破血流去当”奴隶”呢?我想原因有两个,一来我们2000年的封建思想依旧存在,官本位嘛。二来,公务员诱惑太大。这个诱惑就是权力和利益,大多数公务员只升不降,拿着国家发的钱,也不怕下岗,还有权力去做点事。大多数人涂着这个奔向了公务员,又稳定又有权又有面子,多好啊。

说真的,不排除真有意向为人民服务而主动去当公务员的,但大多数是为了以上理由,这也是为何我鄙视有这一志向的人。

OK,这个话题至此结束,虽然服务器在国外了,但是还是很害怕被和谐的。昨天我看了新闻,有两条引发了我的思考,第一个就是一个身残智不残的学生金鑫多年寒窗苦读考入浙江大学。这本是很励志的一个故事,但是他妈妈的一句话却让人感觉很disappointed。她说:将来孩子找到工作就算真放心了。

这个孩子给我第一印象就是有毅力有志向,不屈服。这让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科学家霍金,我不能想象身体有如此残疾的人能在社会上做什么样的工作。但我确信他肯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科学家,假如让他在某个领域做研究而不是去社会上工作挣钱,那他将会有卓越的成就。

现在读书为了找工作的想法其实太普遍了,父母养这么多年等到工作了就可以松口气了。个人认为大多数人有这样的想法是教育的悲哀,社会的悲哀,具体原因下次有空再议。

最后我想说一下,那个不要脸的体育局。昨天大运会闭幕,中国75金遥遥领先,还破了纪录。然后体育局的人跳了出来,接受CCAV采访,说:这是体教结合的成果。啊呸!好一个体教结合啊,校园体育越来越少,国家队关几个人集训,到20岁了随便在个大学挂个名,这个叫体教结合?亏你说的出来!你要我信你的话,你让他们考个英语、考个高数试试,30分以上我给你磕头(所有在大学的国家队成员的平均分)。人家国外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业余时间练习下体育来参加大运会,你倒好,用正儿八经的运动员业余挂个名在大学参加大运会,拿了75金牌,还炫耀,还邀功了?你就慢慢升职吧,反正我是不服了。大运会的纯净大学生体育运动的气氛都给破坏了,别引发恶性竞争!

好了,我没能力去改变什么,说说而已,别当真!21岁的我,要通过自己改变命运,away from the sad and lifeless place!

睡觉去了!

喜欢的话订阅一个呗~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更新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