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疑问

今天13号,明天14号,后天15号,大后天16号,大大后天17号。一共只剩下4天时间让我准备托福啦!突然压力陡增,都怪之前两个月的复习不够踏实,把包袱重重的甩给了现在的我。我还记得6月的时候,对自己说,7月把四六级单词背完,8月搞定托福词汇,9月考托福轻松的很。结果呢,到现在了托福词汇才开始搞。

这个毛病总是改不掉,在时间充裕的时候,拖拖拉拉,快要临战的时候才意识到紧张。不过还好,这个破习惯让我养成了对临战紧张磨枪的习惯,在大的压力也就那样,定个24小时计划,然后逼自己解决。其实我有个很好的自我安慰法,我把这几天的每一天都隔开,告诉自己,今天完成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不同的一天,新的任务,既然今天很好的完成了,那明天的任务也可以轻松的完成。就这样,憋着几天也就过去了。
[separator]
这两天的确累的够呛,也不知道这样复习会不会有结果。前天在微博上碰到一个人,被他激怒了。他让我感觉到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不用去说理,因为根本说不通,对方也不会去采纳,不仅如此,可能还会换来对方对你的冷嘲热讽。我自从进入高中之后就没碰到过如此让人生气的人,一个人不讲理还以能够不带脏字侮辱别人而自豪,太无药可救了。看了他资料发现,他还是和我一个高中,一个大学的,我认为作为一个学弟至少要尊重下学长吧,不尊重也没事,至少尊重下别人吧,唉。(事情经过可以看我微博,有截图)

每个人的认识和觉悟是不同的,单独的个体没必要抱有让全世界都达到和你同一个认识和觉悟的高度,不然这样会很累,也会对世界充满失望。这件事让我突然感触到那些隐居的高人的无奈,有时候没必要去理会这个复杂的世界,懂你的人懂,你懂的人也明白,就这么简单。

今天早上起来,做了个梦,梦到了我们的文一,醒来时想到了下沙。突然觉得下沙这个地方让我毫无归属感,不知道为啥,总隐隐感觉我们学校很奇怪,几年前我校的确够厉害。但是这几年貌似每况日下,很少看到老教授,大多数的老师都是年轻人,而包括学生在内的人都让我感觉无法坦诚沟通,戒备和怀疑心很强。在学校我也没听到学生或者老师谈论如何的喜爱这个学校,为啥我们无法对生活工作的地方有爱呢?

从大三到大四,准备留学将近一年了,一年的学习生活,完全脱离了同学和朋友,在这个时期,的确感觉很孤独,这让我很感激帮助过我的人,回想起初中、高中、大学的一些老师和同学,有些很直接的帮助我前进,有些间接的指引我,突然觉得某些老师的话我现在可以理解了。我想我会记住在我成功路上助我的人,心存感恩。

上次我说了,不建议同学们考公务员,现在想添加几个理由,纯属个人意见,有问题可以提出讨论,切忌谩骂。如果是因为公务员稳定而去参加公务员的话,我建议别去。我党现在处于一个十字口,如果不对人民公仆的体制改革会亡党,如果对公务员体制改革,将让公务员过的十分不舒服,因为会更透明更公开。不过个人认为改革会很缓慢,因为体制内的人每人愿意改,每人愿意扔掉铁饭碗,阻力太大了。

这让我想到另一个话题:社会主义。我不是很明白社会主义真正的内涵,我只听说是人人安居乐业,人人享受社会发展带来的利益。但是我前年看马克思的资本论的时候,看到不同的间接。他说社会主义要建立在高度发达的生产力的基础上。(好像这个说的),但是我国是个贫穷落后的国家,没有发达的生产力,哪来的社会主义啊?也许这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发展生产力用的吧。可是看看北欧那些国家,他们被称作资本主义,但是他们社会享受极高的福利,人即便在家不工作也能过上富裕的生活,这是不是就是社会主义啊?如果是,那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就是资本主义吗,难道不是通过资本运作来快速实现生产力发展?不是很明白。。。。还有个问题,我记得高中老师说社会主义的优势在于强有力的宏观调控,但是我怎么觉得别的国家也有宏观调控啊。只不过我们国家的权利集中所以调控强一点,和社会主义有啥关联?

诶哟,说到这里,想起来前几天有人问我,我难道不怕和谐么?其实我蛮怕的,不过我觉得作为一个优秀共产党员,提出自己的疑问,促进我党和社会发展不会被认为反动被和谐吧?明年要选举了,大家都忙那事呢,最近排兵布阵什么的,我应该安全吧。

无论怎么说还有4天,拼了!

喜欢的话订阅一个呗~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更新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