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 Field

篇一

有时候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就触碰到了深处的那层伤疤。人的一生对于宇宙来说虽然短暂,但是每一分每一秒对于记忆来说都是永恒。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或多或少存在着障碍,有的人善于包容,身边会有很多好友,有的人力场强大,个性鲜明只得独来独往。
[separator]
当有人能真正能开启心壁的时候,那种原先的抗拒会不复存在。毫无反抗的享受一层层的剥离,但这真的快乐吗?有人能倾听到最深处的心声,却解析不能。

then………..没有then了

篇二

今天晚上父亲下班回来告诉我奶奶发烧了,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一直在前行的我们,是不是遗失了些什么?

2003年爷爷已经离去,从小长大的奶奶又记忆退化,记不清什么了。过年时去看她,她坐在公园中眼神中只有迷离,我不知道这时候他的脑细胞能帮他思考些什么,但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如此的伤感。汽车慢慢的离开,她依旧目不转睛,对我们的离去毫无察觉。

记得上次学车理论课的地方就在奶奶家后面的那条小河边上,午休时我走回去逛了下。浙大御跸,我长大的地方,再次回到这里,感觉他变小了,路窄了,树没有印象中那么高了,楼层和阶梯也感觉迷你了。在一个城市的市中心,感觉什么都被压缩了。这巴掌大的小区,我对每一寸土地都是那么熟悉,没有一个地方看不到我小时候身影。

爷爷家以前住在小区第一栋,厨房能看到杭州电视台高高的电塔,楼下有家小店,小店老板的儿子和我是从小的玩伴,你现在在干吗呢?自从爷爷走了之后,我就几乎没来过这个地方了,好像这些东西已经与我无干,一切变得陌生了起来。

我在这个小小的社区逛了很久很久,慢慢的走,慢慢的回忆,慢慢的享受,慢慢的痛苦。我在这里学会骑车,在这里认识亲情,慢慢的成长,最不懂事最无忧无虑的时光都撒在了这里。记忆的碎片散落在各地,不经意之间他会刺痛心灵。回忆总是美好的,但为何又要落泪。

现在爷爷家已经出租,房屋紧闭,那扇小时候总会探出头的蚊窗也被防盗门取代了。我想进去在回忆,但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绕到后院,看到的是那刻大树依旧挺拔,只是树边上的那扇窗户已经换了主人,阳台上以前的座椅也已经不在。生活在里面的人不知道的感情,只有亲历者才能体会。

人亦是如此,谁又会管你的故事呢?藏在心里,偶尔念叨作罢!

挥之不去,你为何还来触碰!

邮件订阅,随时获取更新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