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北京时间2017年2月17日早上我踏上了去上海的高铁,转浦东机场后于16点搭上了去美国的飞机,14小时后,东部时间2018年2月17日17点我抵达了纽瓦克机场,等待20点转机华盛顿,抵达后不久就飘起了大雪,兴奋的还拍了朋友圈。担心的延误没有发生,20点30我成功的坐上了飞机,但雪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在飞机上坐了3小时后,被通知航班取消,时间23点30分。

下飞机后,发现同时期的united的航班都取消了,候机厅里都是人,大家都在交流着什么。我和同机的老印对视了一眼之后,也开始了交流,总觉得去华盛顿的年轻老印非常可能和我是同行,甚至同事。交流下来发现我们都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没有找到机场客服的情况下,我们打了rebook的电话,期待能获得宾馆或改到尽早的航班。经过电话交流后,我成功订上了早上6点去华盛顿另一个机场(DCA)的航班,而老印也订上了下午3点去原机场(IAD)的航班,我们决定一起取了行李后去机场航班服务台问问能否解决住宿。

时间0点10分,出候机厅的过程中,我碰到了一对中国夫妇,他们是来旅游的准备到华盛顿转机回北京,英文不是很好,不知道怎么处理,我帮他们打了电话,解释了情况并成功改签一个纽瓦克直飞北京的航班。不过,我和老印也走丢了,再也没见到。

0点30分,我拿到了我的托运行李,现在我手上3个箱子,一个背包。这是我好不容易从B航站楼推到现在的A航站楼的,这时候我看了看手机,收到了如下短信:

Screenshot_20180219-094112 -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我非常疑惑….竟然连续帮我改签了三次,都不是我之前在电话里预约的那个,而且最后一条竟然是送我去了Norfolk。我马上上官网查了下我的情况,提示不可用。无奈之下我只能尝试去机场航班服务台看看那边有没有人能查询。united的服务台在C航站楼,于是我带着我的箱子们,坐airtrain从A航站楼到了C航站楼。

由于这次时间紧,到了美国马上要上班,所以我在国内的时候倒了时差,出发之前几乎没怎么睡,在机上断断续续的休息了一会,本打算坚持到晚上在华盛顿家中美美的睡一觉倒完时差,但是貌似现在这个计划失败了,由于长时间没有休息,整个人有点飘,这种飘是能感觉到的自己在失重。

凌晨1点,airtrain上有个说“鸟语”的人寻求帮助,没人听得懂他在说啥,好像是手机出了问题,我帮他看了下,由于漫游没有信号,成功解决。

凌晨1点20,我抵达了united服务台,很多人坐在边上,没有人在服务,我正准备走的时候,出来三个拿咖啡的人,貌似是得知情况赶来加夜班的,这时我正好站在第一个,他服务了我,帮我确认了改签并出了票。他们说这是天气原因导致的取消无法解决住宿,但是由于我是国际航班,可以给你买点牛奶和水┑( ̄Д  ̄)┍,但是行李必须拿着等早上机场上班了再托运。我礼貌而不失礼节了笑了笑后挥挥衣袖走了。

除了下午4点下飞机的时候吃了飞机上的简餐,一直未进食,肚子有点饿,但是机场的店都关了。因为我早上6点的航班在A航站楼,我决定去安检口等待,毕竟4点就可以进去了,于是我再一次的拖着三个行李箱坐上了airtrain。

凌晨2点,我找到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偶然发现机场有一家dunking donuts开着,我非常兴奋的买了ice tea和早餐汉堡,吃了后准备眯一会。边上来了一对老夫妇,我们聊了起来,他们从迈阿密坐游轮回来,准备转机去明尼苏达,他们觉得航班取消不可理喻,因为现在雪停了,而且有飞机在起飞降落。他们本来可以买直飞明尼苏达的航班,但是为了省200刀选择了这里转机,有些后悔,气愤的老头说出了:fuck united,从面相和蔼的白发老头口中说出这个词,我能感受他的愤怒。老太不太会用手机,说时间不对且无法上网,我帮他解决了。他问我干嘛的,我自豪的说我是红领巾,呸,我是工程师,他嘿嘿一笑:“怪不得你会修这个,我问了好多人,他们都弄不好。”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座位对面是一堆夫妻带着小孩,也是一大堆行李,这让我想起了电影《幸福终点站》,“人生的意义在于等待”。今天,大家从各个地方来,要到各个地方去,因为航班的取消,聚到了一起,各有各的困难各有各的想法和心境。老夫妇告诉我他们打电话改签了,但是得知我的经历后,他们也有些不放心,决定去C航站楼问问,我们就此作别。

这时,我发现我手机快没电了,航站楼并没有可以充电的地方,有些慌,但是发现充电宝竟然还活着,毕竟以往对充电宝的印象是不太耐用,而且他已经帮我在之前的24小时中成功完成了 PSV 0-100%充电+两次耳机0-100%+手机0-100%充电,现在还剩下50%(四个灯2个还亮着),真心可以,牌子是小米的,2W毫安白色那款。

凌晨3点,机场工作人员好像开始上班了,在派发毯子和枕头,很暖心,我习惯性的说了No,Thanks,可能觉得带着麻烦吧。顺便走动了一下,发现各种休息方式的都有,有的直接凳子上睡了,有的拿行李箱搭建了一个圈子围住自己,有的睡在玻璃和柜台的夹缝中,还有的直接睡行李箱上,年龄从3岁到80岁的都有,真是各显神通。

凌晨4点,我有些睡不着,可能是兴奋吧。托运完行李之后,进入了候机厅。

早晨6点,迎着第一缕阳光飞机起飞了,低飞的短途很美。7点到达了华盛顿,打了个lyft 30后我到达了家,lyft司机服务好到让我有点不适应,可能国内滴滴用的太多了。离从杭州出发已经过去了36个小时,很累但很开心有这段经历,不过希望不要再发生了,第二次可能会让我很抓狂。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 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喜欢的话订阅一个呗~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更新哟~

9条回应:“记在纽瓦克机场度过的一晚”

  1. Yanying Zhu说道:

    学长 咋不在朋友圈说一声呢, 就可以去纽瓦克救你一下啦,那么近!

  2. 吕元伟说道:

    祝以后的工作顺利哈

  3. 杨伊赛说道:

    我其实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记录下来

  4. Bella说道:

    haha,行走的IT help des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