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三篇 – 乐观的猎头 | 懒管理 | 外包体验

乐观的国内猎头

最近很多美国朋友都发现了,国内的猎头招聘海外人员的活动越来越活跃了,这和国内现在的处境有一些关系。但我今天想说的另一个问题。

我想很多人都有相似的经历——某某同学年薪快100万了,毕业生工作直接年薪50万。这些神奇的传闻随着国家一直放水,越来越传越真实。不可否认的确有部分人能达到这些水平,加之公司股份等,可能受益大大的超过这个。但是,以个例来总结国能形式是不正确,大多数人可能还生活在20万甚至更低。

我想看到这里很多人会来反驳我,毕竟现实中的确有一大部分人拿到了很高的年薪。澄清一点,我这里说的是合同中的工资,不包括那些变向的多发,比如多发几个月,年终奖以及股票。最近就有个猎头问到我期待的年薪,我给他随便报了个50万,他告诉我应该差不多,但当我说,我说的12月的月薪,他瞬间就不耐烦了,说我不懂国内情况。

我是想反驳,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我可能的确“不懂”国内情况,但是我想分享下我的想法:

改革开放到2010年,国家发展很快,这个发展大家真是可见,生活日新月异。2011年开始,国家依旧发展很快,但是这背后有个重要的原因是大放水,国家多印了多少万亿的钱,这是一种提前消费。但,这个放水其实并没有放好,大多数钱到了一些寡头手上,房价飙升就是一个例子,他并没有帮助那些踏实干活的人手里。社会上的私募越来越多,像大数据、互联网+、共享经济等概念层出不穷,随便瞎搞一个项目都能融资上千万,但有几个项目是自己有造血能力?大多数只是为了发展而融资,一旦资金断了,根本活不下去。这中间,几家大企业机会自然比其他更多,当有项目有人投钱的时候,问题就在于“工人在哪里”了,能吸引并留住工人,多发些薪酬并不算什么高成本。

经济效益好的时候,股份激励,多发几个月工资,甚至多发几十个月工资,增加工资的方法层出不穷,反正不是自己的钱。但效益是真的好吗?还是因为宏观宽松导致的假象?

举个例子,一个人工资月收入1万,想买套100万的房子,在银行看来这个人信用记录非常好,并且贷款可以赚取利息,所以直接给他100万的贷款,分30年还清,这个人每个月还5000(含利息、税、管理费什么的)。这时候他拥有了这套100万的房子,每个月还剩下5000可以花。这个人会觉得有了100万的资产,但实际情况是,这房子只有在30年不出问题的情况下,才是他的资产,假如他失业了,还不上贷款了,这资产也便消失了。

事实上,国内的情况大体差不多这样,大家都已经被榨的差不多了(加班、房贷等),再注水可能效果已经没有了,就像一个人打了很多抗生素活下来,再打已经没有用了。而这个水又很难停下来,因为太多的人靠着这个活下去。缓慢的减少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毕竟温水煮青蛙,青蛙不会有太多的反抗,一些的聪明的青蛙可能会发现问题,有时间自救。

那个猎头可能刚出来工作,经历了几年的大放水就认为世界本就这样,但如果世界本就是这样,为何不把多的几个月工资写到底薪里面呢?资本家不傻,弹性的工资对他们最有利。水不会一直放,虚的东西早晚会被戳破。

从”签字“要求窥视自上到下的“懒管理”

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几次,这次终于有时间可以写点自己的想法了。

中国的大政府管理模式这几年越来越夸张,除了一些牟利的领域为“自己人”开了一些口子,基本上各行各业都被“恶心”的管理笼罩着。

大政府并不一定是什么坏事,毕竟现阶段国民素质摆在那边,人人都想着钻空子,不管既乱。何况这么多公务员都要养着,不设置一些“管理项目”也就少了很多就业岗位。但是随着人口老龄化、劳动力红利的消失以及一些特殊的原因,公务员团队会在劳动人员比例越来越高,甚至在日后出现多个人管一个人的壮观景象。这虽然不是今天讨论的主题,但是这是一个非常可笑的事实。

大政府时间久了,会影响到各行各业,当被管教成为习惯之后,各个领域也很无奈的需要跟进。我想大家无论去银行还是其他地方,都碰到过和我今天说的一样的情况:签字请用正楷。随着社会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想快速致富,导致了很多人越来越不安分,想走捷径。这时候就会有很多人去“违规”,而很多本来很容易管理的事情,也就变得异常复杂。比如前几年闹的很凶的:请证明你是你,证明你妈是你妈等等等等。这些可笑至极的证明,一来是因为管理人员的懒惰,二来也凸显出了社会问题。“这届人民”不行虽然是句笑话,但是其实也并非毫无道理。

签字问题其实也是一样,本身签字是为了辨别人的“唯一性”,原理和指纹差不多。既然如此,为何又要要求“正楷”呢?是要比谁写的好看?还是写的清楚?不是应该越复杂的形状,越多样化的字体,更容易分辨不同人的签字吗?这明显是管理者的“懒惰”,即便写了正楷,他们也无法确认这是本人,只是觉得看得懂这个字,和名字是一样的字,心理上安慰罢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

外包体验

上次谈到外包的事情,又有了新的更新。思考了一些社会问题。

我自己本身有几个“御用”团队,差不多四五年没有再用qq群或者淘宝去找其他的外包了。但这次体验让我仿佛唤醒了忘却许久的认知。

这次尝试了两个小东西,都是自己搞需求,框架,让对方按照我的定义写模块,我这边提供各种文档和api。这对于程序员来说应该是比较轻松的事情了。但给了我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

体验一

项目做了一些之后,开始拖沓,不知道是真没时间还是能力不行了。这周说下周,下周说下下周,一周回一条信息,也不说不做,就是拖。这,责任心呢?不能做或者有事可以直接说做不了,其实结束合作对他并不会有任何损失,毕竟没有赔偿金这回事,但是在明知道完成不了,但还是拖沓就是人品的问题了。

体验二

需求一开始说懂了,然后过了一周(说两周做完),又来和我过需求……结果发现理解完全不对,然后开始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在我理解下,因为他再找现成的模板来做,自己估计不太会开发,只会改装别人的,一旦别人的改不了,就拒绝需求。简直是滥竽充数。

总结

我相信这只是一部分的开发者,而且属于低质量的那批。但让我感觉仿佛走回了社会。

信用是基石,不把他当第一位做生意,都是短视的。但不可否认,中国市场这么大,人这么多,骗一波再换一波,这辈子也够活了。苟且偷生,这也足矣

我可能近期不会再找我自己御用团队以外的外包了,一个无序的市场就会滋生出细菌。现在能理解为什么这么多抱怨外包的了。

混乱的市场也不是没有好处,毕竟更能体验优质团队的价值,但是问题是怎么让合格的优质团队让人知道。这个市场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总有一部分人会去混淆视听,当诚信和品格成为一个廉价品的时候,这个市场就没法正常的玩了。

喜欢的话订阅一个呗~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更新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