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别湾区 | 自上而下的管理惯性思维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和同学们在一辆公交车上有说有笑,大家都为能再次聚在一起而高兴,不知不觉一站又一站,身边的人逐渐的到了目的地下了车,同学越来越少,车内也越来越安静,最后我不忍的走向了驾驶员希望能将车停下……. 我醒了,明知这是梦,但依旧那么的令人流连。

再别湾区

这次去有幸去了google开了一周的会,本以为是一趟休闲之旅,没想到这一周把我累的够呛。还是自己没有经验,没想到开会会比上班累这么多。

湾区已经去了不知多少次了,熟悉的有些地方开车都可以不用导航了。但是这次是呆的最长的一次,住了快一周。除了以往印象深刻的人多、东西好吃、交通要命之外,增加了被砸车和被警察pull over的经历。

pull over倒还好,因为自己开车的时候拿着手机,警察小哥看到我的VA驾照之后,一直问我是否知道不能拿着手机开车,我坚持表示no knowledge,最后口头警告把我放了。而砸车这事,是我第一次经历,而且令我诧异的是,车是在santa clara繁华的商务中心附近被砸的,而且砸的非常专业,不多不少正好一个洞可以用来翻后备箱(如图),幸亏没在车上放东西,只不过开了三天破车,还车的时候租车公司的人还是很有经验的“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IMG_0227 - 再别湾区 | 自上而下的管理惯性思维

在弗吉尼亚住久了之后,再来湾区会有一些不适应,湾区没有大城市那样的繁华,但也没有美国应有的恬静,他介于两者之间。这边有很多好吃的,离中国也近,生活几乎没有障碍,但是房价很高,而且房子很老很小很挤,现在让我再去住这样的房子,会有点接受不了,这不如租个市中心的公寓。巨大的贫富差距造成了很多问题,砸车多只是一种体现,总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些其他不定因素,当然这个需要长期居住才能体会。繁杂的人群让人想到纽约,大量人员的涌入导致交通拥堵不堪。

如果让我选择,我肯定选择住在弗吉尼亚,但是湾区又有更多的机遇。换位思考,如果不把湾区当家,我非常乐意过去,因为不需要背负那些不必要的压力。这种感觉非常像刚在美国扎根的时候——如果不行,回国也不差。

自上而下的管理惯性思维

最近的足协又让人骂了,这已经不知道几次出脑残政策了,以前还义愤填膺的写文章说几句,现在都已经麻木了。在现有的管理体制下,出脑残政策是大概率,出好政策是小概率,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毕竟比我们还差的管理机构也多的是。不过结合最近的几件事,我发现国人的管理思维也被这样的管理体制给带跑了。

大多数国内出来的朋友都会有自上而下惯性思维,毕竟从小打到身边都是这样的。最近在一个创业团队中就碰到了类似的事情——管理者喜欢以颁布的形式去做规定。一个刚形成的团体,应该根据底层自发的兴趣、特点来总结出最终的“规章”,管理者应该顺应、整理并且调整最终形成规矩。每个团队都是不同的,现有的那些定式管理模式都会有一定程度的不适应。举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现在是个小偷团队,但用宪法规定说不能偷盗,就非常不合理。如果一个团队的成员都喜欢一件事,管理员却去禁止就和不合时宜。

所有的规定,包括法律应该是一个团体在运作中慢慢形成的,管理者应该扮演着提取、总结、把控的作用。团队的整体意志应该高于单一管理者的,除非是在一个强者政权下。不可否认,很多创业团队需要强者政权,但这个强者是否能cover全场,从而不需要其他强者的配合呢?

 

这也让我联想到了最近母校组织的足球赛,想要举办一个体育赛事,应当先有参赛者,在没有参赛者的情况下,直接租好场地,发个通知说有比赛就想组织好比赛是几乎不可能的,这明显是一个本末倒置的做法。2012年我刚来华盛顿的时候,想组织个华盛顿足球联赛,各方打探各个学校的足球带头人,最终找到了6校,和大家开了多数次会议协商时间、赛程和比赛形式等才最终敲定比赛。

足球比赛是一个团队运动,和熟悉的人踢才会有意思,直接租个场地、发个通知就想组织好,是否太急功近利了?这和之前提到的自上而下的管理思维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和我们的亲爱的足协屁股拍板是否有相似之处?亦或是只是一个“政治”任务,忽悠下即可?

管理者应该扮演好的协调员的角色,应该发掘专才,并让他能不被打扰的做专事,发挥出其最大的能力。篮协让姚明来掌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可惜这事在现有的国内体制下太难太难了。

邮件订阅,随时获取更新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